生活最后的坚守


正如夺妻之仇

当镜头带我走进了自力巷53号那座破旧的木质楼房时
我就莫名的喜欢上了这种认为
昏暗的光芒
狭窄的楼道
混乱的房间
沾满油烟的蜘蛛网
这些都是我所熟识的生活
那么的真实
总能打动麻木颓废的我

有时间看到何苦导演的记录片《末了的棒棒》
我一口气看完了十三集对于国内的影视作品
我都是提不起多大年夜大兴趣
一是非情即爱的桥段
二是翻来覆去的情仇
大年夜大多没有创新
仅仅逗留在视觉上的情感麻醉
就如读了一本并不喜欢的书
读完后
最终只记取了书名
其它什么也没有收成

这是一部讲述了重庆解放碑邻近、几个居住在自力巷53号的棒棒的记录片导演何苦是转业的正团级军官
为了这部纪录片
他切身拿起了棒棒
拜已有二十多年的棒棒从业经验的老黄为师

老黄实在也是个苦命人
由于家庭有地主身分的成分
所以迟迟未婚后来
和其余一个已有三个孩子的未亡人同居
生下了女儿黄梅为了养活几个孩子
老黄远赴异乡挖矿挣钱养家
后来他收到了来自家里的消息
妻子把女儿黄梅交给了她
然后决绝的握别了那时的他
生无可恋
活下去的唯一情由就是女儿黄梅

二零一六年七月二十一日于成都
竹鸿初

最初的日子里
何苦跟着老黄
每天的收入微薄
从他们空洞的眼神里
我宛如看到了那种对生活的希望或许
那也是种对生活末了的死守

末了是老甘回家的画面
他和几个熟识人打完招呼后
在夜色的笼罩中
他回到了那间泥墙瓦房
屋内的地面上出现多处裂痕
屋中间乃至有一个小坑看到这里
我愈发心酸
同时对生活又充满怀疑我不知道在将来
我是否能死守生活的末了一道壁垒?

不过我照旧渴望能像老甘那样
人过六旬
依然信任算命师长教师说的——过了六十岁
你的生活会越来越好

我的父母都是通俗俗通的人
没有一技之长
没有过人的头脑
在他们的字典里
除了勒紧裤腰带省钱外
他们想不出更好的生钱之道听人说
现在我和哥哥长大年夜大成人后
他们的生活条件才有所改善在我和哥哥都还在念书时
他们比节俭的人改了节俭
他们乃至半个月不吃一次肉那个时候的他们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jghysc.com/iyo/5.html